庞小南出了东力军校的北门,这里有一条小路通往凤凰大道,这条路叫学府路,路的两边也有很多店铺,更有很多是在校的大学生经营的。大学里的学生已经早就不是那种埋头读死书的状态了,商业氛围早就在校园里蔚然成风。

  出了学府路,就是凤凰大道了,庞小南走进一栋大楼“华美电子市场”,这是凤凰大道最大的一个电子交易市场,里面包罗万象,庞小南看着指路牌,直接上了四楼。

  四楼是华美电子市场最凌乱的楼层,为什么说凌乱呢?这里什么都有,大部分是散户,租金也最便宜,你总能在这里发现各种新奇的玩意。而所有的修理商户,都集中在这一层,在这一层闲逛,会让你有一种淘宝捡漏的感觉。

  庞小南的目的很简单,找一部二手智能机。他在四楼转来转去,没有任何人注意他,这里跟外面的店铺不同,外面看到一个客人都会打招呼抢生意:“靓仔,要买什么?过来看看啊。”但是在华美电子市场,人家忙的团团转,分分钟几十万的生意,根本没功夫搭理你。

  在一个角落里,庞小南看到一个招牌“万能修理师:手机、电脑、电器、汽车、飞机、火箭”,庞小南笑了笑,这老板真敢写,就差没把航空母舰标上去了,庞小南好奇的走了过去。

  档口里堆满了各种修理仪器和工具,一个戴着黑边眼镜的年轻人正在拿电焊枪焊接一个元器件,庞小南问:“老板,有二手手机吗?不用太好的,只要能打电话,我不玩游戏。”

  老板抬起头看了庞小南一眼,淡淡的说:“你是学生吧?哪个学校的?”

  “东力军校的。”

  “哦?那我们是校友。呶,”老板从抽屉里取了一个手机放在了庞小南面前,“大米手机,去年刚出的款式,旗舰机,友情价800给你。”

  庞小南瞄了一眼,确实是很新的一部机子,但是他没有拿,“老板,还有没有便宜一点的,我不用旗舰机。”

  老板重新打量了一下庞小南,又掏出一部机子,“这个200,我100收来的,换了几个部件,没赚你一分钱。”老板显然看出了庞小南的经济状况,虽然没赚钱是假的,但是他的工钱怎么也值几十块。

  庞小南拿起手机试了一下,很流畅,他从裤兜里掏出200元钱递给了老板,“谢谢老板,我就要这部了。”

  老板接过钱,又问:“你还没有电话号码吧?”

  “是的。”庞小南差点忘了手机必须要插卡才能用。

  老板又掏出一摞卡,道:“你挑个号码,月租8块,包100分钟通话,流量1块钱1g,不用不花钱,外面没有这种卡了,已经绝版了,看你是我的师弟,免费送一张给你。”

  庞小南知道手机套餐没有几十块下不来,几块钱的月租确实在市面上找不到,他感激的看着老板说了声“谢谢”,就在那一摞卡里面随意选了个号码。

  “你是哪个院系的?”在庞小南挑卡的时候,老板问他。

  “量子力学系。”庞小南答。

  “量子力学系?很难的专业哦。”老板扶了扶眼镜,“我是动力系的。”

  “动力系?那师兄为什么在这里修手机?”庞小南好奇的问道。

  “修手机只是我的一个职业,”老板指了指招牌,“我的爱好就是修东西,什么我都能修,在学校里没有太多实践的机会,所以我才租了这个档口,来磨炼一下手艺。”

  “师兄不用上课吗?”庞小南最关心的就是,东力军校的学生如何能丢掉学业出来创业,因为他也需要大量的时间去修炼。

  老板摆摆手道:“我都读研究生了,哪还有什么课,只要完成导师的课题就行了,大把的业余时间,不出来摆摊都是浪费!而且我跟你说,做生意比帮导师做事赚钱多了。”

  “是吗?师兄能不能带带我?”庞小南想到自己那么缺钱,不禁对眼前这个年轻的老板大有好感,不过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,这个小档口再赚钱,怕是也赚不了太多。

  老板正眼看了看庞小南,拍了一下柜台说:“我看你也是穷苦出身,跟当年的我差不多,行,我就带带你。这样,我们加个联系方式,到时我们在网上交流交流,你有兴趣的话就跟着我干。对了,我叫方正。”

  互留了联系方式后,庞小南走出了华美电子市场,往学校回去。这些天来,庞小南吸收了大量的灵气,并利用以前的功法将灵气转化为了自身的修为,修为提升后,原本瘦弱的身子开始强壮起来,四肢隐隐有了肌肉。

  不过庞小南也感到了提升的短板,光靠吸收灵气,修为提升有限,必须赚钱去购买一些高阶药材炼丹服用了。庞小南想到的最快来钱的方法,是治病救人,利用自己的医学知识,治疗一些疑难杂症,应该是很赚钱。但是想到自己并没有医生的职业资格证,他一下子就泄气了,这毕竟是现代法治社会,谁会相信他一个年轻的学生。

  正低头想事,前面传来了一个呼声:“有人晕倒了!”庞小南抬头一看,远处不少人围了一圈。

  人都爱热闹,庞小南也朝人群走去,挤进去一看,是一个老人家倒在了路边的草丛中,左手捂着胸口,却没了知觉。

  没有一个人上去,大家都在窃窃私语:“不知道谁家的老爷子,这么不小心,倒在了外面。”“是啊,他家里人应该看好他的。”‘“谁说不是呢?有病就不要出来乱晃悠了嘛。”“哎呀,看他的穿着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大爷,怎么不带保姆出来呢?”……

  一对学生打扮的情侣经过,其中的男生看到老人摔倒了,就要上前去扶,却被女朋友拉住了:“你干什么?”

  男生说:“我送老人去医院,就这么光天化日躺在这里,太危险了。”

  女生拉下了脸,道:“你傻呀,这么多人都不去扶,就你学**,要是这老人是故意摔倒的,到时讹上你了,我看你怎么办!”

  男生一脸焦急道:“应该不是故意摔倒的,你看他的脸色,那么苍白,肯定是病倒的。”

  女生还是拉着男生不放手,苦口婆心劝说:“好,就算他是病倒的,你也看到了,他脸色那么苍白,万一你扶的时候出了意外,他家里人硬说是你弄的,你到时有理也说不清!”

  庞小南摇头苦笑,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啊。他一个箭步冲上前,蹲下身子,右手食指、中指、无名指往老人的左手腕一搭,启动灵识一探,“不好,老人急火攻心,再不救治就来不及了。”

  想到这里,庞小南握住老人的手,注入一丝灵力,暂时吊住老人的一口气,然后背起老人就往东力军校附属军医大学跑。这些天庞小南在东力军校周边转了很多圈,大多路线都烂熟于心。

  根据庞小南的诊断,老人这是旧伤复发,在他的胸口有一个旧伤,那伤压迫了心脏的一部分神经,时不时的会引发一些病情,如果救治不及时,就有生命危险。

  转过了几个路口,庞小南终于将老人送到了东力军校附属军医大学,看着老人进了急救室,就在他要离开医院的时候,医生叫住了他:“走,跟我去办住院手续。”

  庞小南答道:“我不认识他,我是刚好路过看到他倒在路边。”

  “哦?”医生显然不相信现在还有这样的好人,“那你也不能走,是你把人送过来的,无论出现什么情况你都有关联的。”

  庞小南急了,这要真出了事,可真就说不清了。就在这时,医院的走廊尽头冲过来一个健壮的男人,看样子是军人,迷彩裤配黑色短皮靴,上身一件绿色圆领t恤。他跑到急救室外,冲里面观望,发现旁边有医生,连忙问道:“老人怎么样了?”

  “还在抢救,你是?”医生不解的问。

  “我是老人的保镖。”听男人的口音是北方人。“对了,是谁把老人送过来的?”

  医生指了指旁边的庞小南,说:“是他。”

  庞小南舒了一口气,对男人说:“既然你来了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  男人握住庞小南的手,诚恳的说道:“谢谢你,小兄弟,我在监控里都看到了,是你背着老爷子跑过来的,所以我才追到了这里,辛苦你了,你先回去休息,以后我会当面感谢你。”

  庞小南出了医院,想起保镖同志没头没脑的话,有些好奇:“看监控跟我到的这里?上哪看的监控?那路口的监控是想看就看的?还反应这么快?当面感谢我,靠,这排场话随口就说,连我的联系方式都不留,还当面感谢,去哪里找我?还不如人家张窈靠谱,随手就给了我1000!”

  庞小南没把这事放在心上,回了学校走到东湖边就拨通了一个电话,是一个中年女人接的电话:“喂,找谁?”

  庞小南说:“王婶,我是庞小南啊,能叫我妈接下电话吗?”

  王婶是庞小南家的邻居,就住在隔壁,在庞小南小的时候也经常接济他们家,不过王婶自己家里条件也一般,有两个儿子要养,所以也帮不上太大忙。

  听出是庞小南,王婶很高兴,说:“是你啊,小南,你总算给家里来电话了,怎么样,在大学里还好吧?我听说你们吃饭不要钱,伙食怎么样啊?吃的饱吗?”

  “伙食很好,吃的饱,王婶,你身体还好吧?”庞小南记起小时候被王婶报在怀里,那感觉就像王婶是除了他妈以外最关心他的女人,可惜王婶的两个儿子都不怎么爱读书,大儿子跟庞小南同岁,庞小南考了军校,他去当兵了。

  王婶笑着说:“好着呢,不用担心你婶,你自己多注意身体。你等着,我这就找你妈去。”

  庞小南家里没有电话,平时都是通过王婶的手机转接,庞小南记起王婶的那个手机,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功能机,键盘上的漆都掉光了。“回去一定给王婶换个手机!”

  “小南啊……”电话里传出一个颤颤巍巍的苍老女声。

  “妈……”庞小南鼻子一酸,眼泪止不住的涌了出来,电话那头是含辛茹苦把他拉扯大的这世上最伟大的妇女,而这个妇女,还要照顾一个瘫痪在床的男人,她那瘦弱的身子饱受生活的折磨,却始终屹立不倒。

  但是庞小南不能哭,他是男子汉,不能让自己的母亲担心,他强忍泪水,对着话筒说:“妈,你最近还好吧?”算上彷小南跨界过来之前的日子,庞小南已经离家一个月了。

  “小南啊,在学校里还过的好吧?不用担心妈,妈很好,你爸也好,你爷爷奶奶都好,自从你上了军校啊,全家都为你高兴。妈还是对不起你啊,本来你可以上华大的……”

  “妈,你别说了,东力军校比华大好的多,我们毕业后都能当军官呢,都不用找工作的。”

  “真的吗?那太好了,那你在学校好好用功,钱不够问妈要,啊!”

  “妈,学校里用不到钱,还有补助发,你就别操心这个了,钱你留着自己花,我挣了钱就给家里寄回去。”

  娘俩只聊了几分钟,却觉得聊了很久很久。

  最后,庞小南他妈说了句:“行了,你回去学习吧,我会跟你爸说你来过电话了。”就挂断了电话。庞小南他妈虽然是个农村妇女,却是坚强和识大体的,一个破碎的家被她收拾的干干净净,虽然穷却穷的有骨气。

  庞小南知道他爸,颓废了很多年了,父子俩平常也没话说,电话里更是不好说什么。不过因为庞小南考上东力军校的事,庞小南他爸倒是心情愉悦了起来,时常跟上家来的乡亲父老说上几句话,话语里都是对自己儿子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仙师无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神级女婿何金银只为原作者叶天南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天南并收藏仙师无敌最新章节